杨开慧牺牲后,毛主席说了一个诗经中的四字典故

时间:2019-09-19 10:30:01 来源:蓝鲸财经APP全频道 当前位置:品艺术英伦 > 读物 > 手机阅读

1927年冬,井冈山上的毛主席十分牵挂妻子杨开慧。因当时党的地下交通已被敌人破坏,他就动员茅坪一个小店主吴福寿下山打听消息。第一次,吴福寿到了湖南茶陵和酃县,没有打听到。毛主席又提供杨开慧具体住址请他到长沙一带打听。第二次,吴福寿到了长沙,按地址也没有找到杨开慧,听到的却是杨开慧已被敌人杀害了的消息。

杨开慧牺牲后,毛主席说了一个诗经中的四字典故

毛主席与贺子珍

吴福寿上山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毛主席、袁文才和王佐。后来,毛主席生病了,袁文才、王佐这才安排贺子珍照顾,并力促毛主席和贺子珍结合在了一起。

1931年春,在指挥红军取得第一次反“围剿”的重大胜利后,毛主席领导红军行进到闽西的一个小镇时,才得到了杨开慧日前在长沙被处死的确切消息。

杨开慧牺牲后,毛主席说了一个诗经中的四字典故

杨开慧

毛主席悲痛欲绝。当时正处在第二次反“围剿”的关键时刻,作为一个历史巨人,他暂时把自己心中的痛苦搁在一边,全身心地投到指挥第二次反“围剿”的斗争中。

第二次反“围剿”就取得胜利后,毛主席很快要警卫员找来笔墨,给杨开慧的堂弟杨开明写了一封信,对杨开慧的死表示无限的怀念和追思,沉痛地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并在一张纸上为杨开慧写了碑文:“毛母杨开慧墓。男岸英、岸青、岸龙刻。民国十九年冬立。”同时,还寄去了30块大洋让用于立碑。

“百身莫赎”这个典故出自《诗经·秦风·黄鸟》:“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白居易《祭崔相公文》也用了这个典故:“丘园未归,馆舍先捐。百身莫赎,一梦不还。”

百身:一个人死一百次,而非死一百人;赎:抵。意思是:我就是死一百次,也无法把你换回来。指极其沉痛地哀悼。

毛主席当时不知道的是,他写信给的杨开慧堂弟杨开明,也于一年前牺牲了。杨开明在党史上很有名,毛主席曾在其传世名篇《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井冈山的斗争》中三次点名批评过他。

杨开明生于1905年,1926年入党,历任中共湖南省委委员、省委秘书长。1928年7月,任湘赣边界特委书记。由于执行左倾路线,杨开明与当时的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曾对井冈山的斗争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虽然犯过严重错误,杨开明对党的忠诚却是可昭日月。1929年底,因叛徒出卖,杨开明在汉口不幸被捕,后被押回长沙。敌人在得知他与毛主席的关系后,对他严刑逼供,而他始终坚强不屈。1930年2月22日,杨开明壮烈牺牲,年仅25岁。

1963年3月,长沙县群众为杨开明烈士修葺石墓,并为杨开慧、杨开明、杨展(杨开慧之兄杨开智之女,1941年牺牲于河北)烈士合建一座纪念塔,塔高5米,正面刻“光辉常照后来人”几个大字。

杨开慧与堂弟杨开明的感情很深。1982年3月10日,长沙县在修缮杨开慧烈士故居板仓杨家老屋时,从杨开慧卧室后墙的砖缝中,发现了杨开慧写给杨开明的一封未寄出去的托孤信。

信是这样写的:“一弟,亲爱的一弟……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我的依傍,你于是乎在我的心田中就占了一个位置。”“我决定把他们——小孩们——托付你们,经济上只要他们的叔父(指毛泽民)长存,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而且他们的叔父,是有很深的爱对于他们的。”

杨开慧牺牲后,毛主席说了一个诗经中的四字典故

从信中,足以看出姐弟之间深厚的感情,以及杨开慧对杨开明的信赖。

对于爱妻杨开慧的死,在很长一段日子里,毛主席不能原谅自己。因为他深知杨开慧死的一个很大原因,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夫人。1950年,毛主席在接见杨开慧堂妹时说:“你霞姐(指杨开慧)是有小孩在身边英勇牺牲的。很难得!”不久,毛主席就让毛岸英回湖南,代他为杨开慧扫墓。

1957年2月,杨开慧青年时期的挚友、时任长沙市十中语文教师的李淑一给毛主席写信,信中附了其写的怀念丈夫柳直荀的一首《菩萨蛮》一首。

三个月后,毛主席给李淑一回了信。并以《蝶恋花·答李淑一》回赠:“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在信的末尾,毛主席还特别拜托李淑一:“暑假或寒假你如有可能,请到板仓代我看一看开慧的墓。”

给李淑一回信后不久,毛主席在北京接见了他在长沙清水塘时的保姆陈玉英,他们又一次谈起了杨开慧的死。毛泽东说:“开慧那时是积极主张武装斗争的。杨家对我的恩惠不浅,开慧帮我很大。开慧的牺牲是壮烈的,身边还有岸英啊!见到你,我就像见到了开慧一样。希望你今后能经常来北京走走,到我这里看看。”

毛主席说完,又站在窗子边,沉思了良久,像是对陈玉英,又像是自言自语:“不知淑一代我去扫过了墓没有。”

杨开慧牺牲后,毛主席说了一个诗经中的四字典故

杨开慧和孩子们

1962年,老朋友章士钊到毛主席的住处叙旧,谈起了《蝶恋花·答李淑一》。章士钊说:“这词中的‘骄杨’之‘骄’,应怎样理解,是否可解释成‘娇’?”

毛主席说:“行(章士钊字行严)老,女子革命而丧其元(头),焉得不‘骄’?”

1962年11月,杨开慧的母亲逝世。毛主席在给杨开慧哥哥杨开智的信中特别强调:“葬仪,可以与杨开慧同志我的亲爱的夫人同穴。”(刘继兴)

相关文章:

读物本月排行

读物精选